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火力集中 >

暴风五英雄的成员

归档日期:09-16       文本归类:火力集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军衔:白银之手骑士团分队长、洛丹伦联盟副指挥、洛萨继承者、联盟远征军统帅

  图拉扬出生于洛丹伦王城,他的父亲是一个贫苦监狱看守,母亲很早就离开了人世。既然是洛丹伦的监狱看守,也就不会是看守兽人的了,所以网络上流传的父亲是看守兽人的狱警实际上是不对的。

  图拉扬早年曾经是一名牧师,后经主教阿隆索斯·法奥的推荐与骑士乌瑟尔、骑士达索汉、战士弗丁一同成为了被第一批洗礼的圣骑士。 你的心如利箭,在风中笔直的飞翔。我的姐妹,你是我们军队中最聪慧的勇士,也是我们族人中最受敬爱的领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奎尔萨拉斯游侠将军

  奥蕾莉亚·风行者的成名战始于巨魔战争中期,为了保卫家园,她击退了数之不尽的巨魔。最终,在人类的帮助下,高等精灵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无休止的战争可惜巨魔战争绝非高等精灵面对的最后一场战争。在第二次大战中,奎尔萨拉斯边陲地带被部落烧成了灰烬。狂暴的兽人杀死了奥蕾莉亚的双亲,但她和两个妹妹: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萨却幸存了下来。

  沉浸在悲伤和憎恨之中的奥蕾莉亚发誓复仇。她率领着手下的精英游侠骨干一路深入到了人类领地,猎杀凶残的血窟氏族——第二次大战结束后,他们被困在了艾泽拉斯。

  尽管洛丹伦联盟摧毁了艾泽拉斯端的黑暗之门,一度切断了德拉诺的兽人援兵。但是兽人耐奥祖和其他部落法师在德拉诺端使用了强大的神器重新打开了德拉诺和艾泽拉斯之间的通路。

  联盟很快对这全新的威胁作出了反应,他们派出远征军穿越传送门前往德拉诺。此时已就任上尉的奥蕾莉亚也参加了这支远征军。最终,远征军完成他们的危险任务,并摧毁了德拉诺端的黑暗之门。艾泽拉斯的部落丧失了援军,被彻底击溃,之后,艾泽拉斯端的传送门也被摧毁了。

  在远征军毁掉德拉诺端的黑暗之门之前,耐奥祖已经打开了数个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本已因兽人滥用恶魔法术而不堪重负的德拉诺再也承受不住这些新传送门带来的冲击,开始四分五裂。

  远征军成员眼看着整个星球在脚底下颤栗,明白留在德拉诺无异于自杀。于是,他们选择了一扇新的传送门,并穿越了它。经历了那宿命的一天之后,这些勇士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

  鉴于他们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奥蕾莉亚和她的战友们被推定已死,并被追认为殉职人员。人们至今仍缅怀着他们的英勇牺牲。暴风城大门内的英雄谷里,摆放着五名远征军英雄的雕像,其中奥蕾莉亚被置于于显著位置。

  在魔兽世界最新资料片《燃烧的远征》中,许多昔日英雄或登场亮相,或留下一些传说,而奥蕾莉亚·风行者属于后者。当远征军摧毁黑暗之门时,德拉诺世界立刻支离破碎,但是联盟的五位英雄都没有因为天崩地裂而牺牲,他们被大爆炸分开,在不同的地方继续着他们的传奇。

  奥蕾莉亚·风行者在大爆炸后的德拉诺的南部的泰罗卡森林中央集结了她和图拉扬部下的残余部队,并修建了联盟位于这个区域的军事中心——奥蕾莉亚要塞。这座要塞的建筑不仅有人类的风格,更加有当年高等精灵的遗风。高耸的魔法塔与石质塔楼代表了高等精灵与人类的两种信念——剑与魔法。

  我们现在已经不能看到图拉扬与奥蕾莉亚了,他们据传说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但也有传说记载,他们偷偷离开了联盟的营地,去天涯海角,共度晚年。总之,图拉扬与奥蕾莉亚是仅有的几对高等精灵与人类的情侣,他们的孩子救赎者阿拉托现在守护着奥蕾莉亚要塞,并等待着他生死未卜的父亲的归来。 简介

  “我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吗?暴风要塞真的会陷落吗?加罗娜会杀死莱恩国王吗?我也会拖着这把老骨头死去,死在某个异位面的大地上吗?”

  年轻的卡德加因为过于出色的偷听探查技巧被达拉然[Dalaran]的肯瑞托议会[Kirin Tor]派去卧底在一位自由法师麦迪文[Medivh]那里。在他的居所卡拉赞——麦迪文之塔,他遇到了陌生、奇怪却友好的法师,卡德加帮助他在麦迪文之塔里面做一些助手做的事情——管理私人图书馆。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他学到了很多。麦迪文告诉他他伟大的母亲,麦格娜·艾格文[Magna Aegwynn]的事迹,教授了他许多魔法于哲理知识,并且麦迪文不间断的无故离开,行踪一场飘渺,记忆力衰退…,在不断的磨合中,麦迪文告诉他“卡德加”这个名字在矮人语中是信赖的意思。在不断的磨合中,他成了麦迪文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的唯一的徒弟。麦迪文告诉了他世界的起源,光明和无尽的黑暗[Great Dark Beyond]的部队的战斗,充斥在卡拉赞周围的时间之尘以及充斥在卡拉赞中的时光碎片以及提瑞斯法会议[Order of Tirisfal],在那诡秘的楼道内充斥着时光碎片,他看到了诸多揭示了过去与未来重要事件的幻像……他的魔法技能和他的洞察力在短时间内飞速增长。 远比在达拉然的图书馆中十年的查阅多得多,然而在达拉然他的许多导师都已经消失或者被残忍的杀害,并在谈论恶魔们不断的涌现以及对麦迪文的无限尊敬。在卡拉赞的生活他发现麦迪文是一个完全不顾及后果的魔法使用者,再强的法师也有因为使用超出自己能力的法术而猝死的。然而在这里,麦迪文从来没有不能完成的魔法,即使是一条巨龙似乎也能被他轻松俘获,他洋溢着一种无比的自信,他知道不自量力的法师只有两种,过于愚蠢而或者过于睿智而强大,显然麦迪文是后者。后来他得知麦迪文如此强大确是一个不从属于达拉然的自由法师,因为他是古老的提瑞斯法组织的守护者,继承着数名顶尖魔法师的神圣力量,因此无比的强大,以至于达拉然的高层都非常敬畏他……此时,一个陌生的女人却在卡拉赞[Karazhan]的大厅里闲逛,卡德加则意识到她是在暗中监视他。他最终赶上了她并发现她是个兽人,而且是一半人类血统的半兽人。愤怒的他要求麦迪文对此进行解释,而卡德加则被告知加罗娜是部落派来的使者,麦迪文希望借此来达成和平。加罗娜和卡德加见面后羡慕的对彼此表示尊敬,而这种尊敬最终成为了友谊。他们在私人图书馆遇到了加罗娜刺杀人类国王莱恩的时间碎片,这让加洛娜很吃惊也很自责。当他们在一个恶魔的袭击中幸存,而麦迪文却坚持声称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恶魔后,他们开始对这个神秘法师的动机表示怀疑。当卡德加和加罗娜[Garona]面对麦迪文时,他显现出了自己真面目-萨格拉斯[Sargeras],附着在艾格文[Aegwynn]子宫中未出生的孩子身上,而从小注入他体内的提瑞斯法神力在他少年的一次重病中被萨格拉斯通过6年的时间所封印。他们两个逃出了卡拉赞并前去警告莱恩[Llane]和洛萨[Lothar]。莱恩没有听从了他们描述,他依然信任自己童年时的朋友麦迪文。但是洛萨相信卡德加并一起回到卡拉赞来永远的结束麦迪文的威胁。他们追踪麦迪文到达了一个地下室,并在魔法与力量的战斗中达到了高潮。但是在战斗中,麦迪文对卡德加施放了一个符咒,使他变老了几十岁,成为了时间碎片中看到过的那个苍老的自己。不过最终,麦迪文作为一个堕落泰坦太高估了这个人类躯体的承受力与反应力,以至于被拿起洛萨的巨剑的卡德加所败。加罗娜在战斗中被麦迪文(萨格拉斯)灌输了自己的记忆,是加罗娜陷入了无限的痛苦的并不属于她的回忆,随后来到暴风城,利用莱恩对她之前的信任,用匕首杀死了莱恩。恶魔麦迪文死后整个逆风小径和艾尔文森林南部被无尽的夜幕笼罩,亡灵与恶梦之门在这里产生,于是这里成了暮色森林和死亡十字路口。苍老的卡德加在和一个来自未来的陌生而又熟悉的时间碎片(未来的重生守护者麦迪文)交谈后,埋葬了牺牲的战士和麦迪文,收拾起行装离开了卡拉赞,随洛萨去战斗去了,永远的离开了麦迪文之塔。

  卡德加参加了西部反抗军,但不久便失败了。随后他随洛萨去了北方,来到了洛丹伦[Lordaeron]寻求帮助,他们拜访了睿智的明君泰瑞纳斯[Terenas]二世那里,他则去了达拉然紫罗兰城堡的肯瑞托[Kirin Tor]议会。卡德加想要揭示黑暗之门[Dark Portal]的秘密,而且在第二次战争期间,他和他在达拉然的助手深入的研究传送门的魔法道具,这一点后来变得尤为有用。在传送门的战斗之后,只有卡德加的神秘力量能够毁灭传送门的能量,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失败了。因为尽管他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黑暗之门上,在他的魔法冲击下还是有裂缝幸免。肯瑞托在卡德加的建议下来到了艾泽拉斯[Azeroth]并在悲伤沼泽南边的黑水沼泽[Black Morass](开启黑暗之门后被灼烧成了火红的诅咒之地)建立了守望堡据点[Citadel of Nethergarde]。卡德加留在那里继续对黑暗之门的研究并保证它不会被再次利用。

  终于恐惧的一天到来了,一片奇异的黑暗吞没了黑色沼泽,甚至能听到大部队向裂缝移动的声音。当那片黑暗离去,传送门已经被重建了,而血窟氏族已经逃到了他们自己的世界德拉诺[Draenor]。 卡德加开始怀疑部落将会再次进攻,很快传送门就再次打开而兽族则开始进攻守望堡。耐奥祖[Nerzhul]开始向艾泽拉斯发动袭击,并从各地搜集魔法物品。而卡德加怀疑兽族将会试图打开更多的裂缝。这一点在耐奥祖对新建不久的暴风城[New Stormwind]展开进攻时得到了证实。而当他离开后,麦迪文之书[Book of Medivh]就丢失了。实际上麦迪文之书是被奥特兰克王国的间谍偷去了,但是耐奥祖的部队敏锐地觉察到了,并前往奥特兰克取回麦迪文之书。为了艾泽拉斯的人民和世界的未来,卡德加决定带领远征队伍跋涉进入德拉诺,在图拉扬将军、达纳斯·托尔贝恩、奥蕾莉亚·风行者和狮鹫骑士库德兰·蛮锤的帮助下,他穿越了德拉诺,试图追捕耐奥祖。直到最后,耐奥祖设法利用萨格拉斯权杖[Sceptre of Sargeras]打开了新的裂缝,德拉诺因此开始毁灭。在了解到德拉诺的毁灭将会导致艾泽拉斯世界的毁灭性灾难后,卡德加知道他必须在德拉诺这一侧关闭通往艾泽拉斯的黑暗之门,以至于艾泽拉斯世界不被这股扭曲之力摧残。利用麦迪文之书和古尔丹头骨[Skull of Guldan]他达到了目的,不过他们关闭了回家的路,留在了一片正在毁灭的世界。卡德加也因为冒险关闭黑暗之门被吸入了扭曲虚空[Twisting Nether],凶多吉少……

  在卡德加在扭曲虚空中昏迷,灵魂意识四处游荡,在德拉诺毁灭后的外域上幸存的洛萨之子成员守住了荣耀堡,并向外探寻废墟中的德拉诺残骸,努力在这个天崩地裂的世界中生存下来。扭曲虚空中多亏了在麦迪文那里学到的很多高深的知识与灵魂行走的技能,他活了下来。此时他已走投无路,但他偶然遇见了宇宙中另一个神秘的种族——0将神圣与圣光带到各个角落的纳鲁一族,在纳鲁的指引下,卡德加被带到了德莱尼人在德莱诺的首都旧址——沙塔斯的废墟,他们与许多流浪在德拉诺的各个种族,在纳鲁的带领下重建了这个城市——纳鲁的词语中的“圣光之城”,而卡德加也就留在这里,从纳鲁那里探寻深奥的知识。他在这里获得的知识要比之前多了更多。

  但是卡拉赞由于失去了主人的意志一直深陷于黑暗之中,无数条未知的魔网能量线汇聚在这里。达拉然的神秘组织紫罗兰之眼不得以必须进入这里探察。但是卡拉赞的钥匙只有麦迪文和卡德加拥有。卡德加在德拉诺灾变之后为了防止钥匙落入邪恶势力之手,迫不得已把钥匙分为了三份,分别放在了赞加沼泽的湖中(现在的毒蛇湖中的盘牙水库:蒸汽地窟中);德拉诺的墓地——奥金顿中(现在的奥金顿:暗影迷宫中)和纳鲁的飞船上(现在的风暴要塞:禁魔监狱中)。 名字:库德兰

  矮人原是上古的土灵,其中部分渐渐变成了现在的矮人。在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玛尔统治时期矮人主要分为三部:铜须、蛮锤和黑铁部族。后来高山之王去世,酝酿已久的内战一触即发。黑铁部族全军覆灭。如今唯有生活在卡兹莫丹地区的铜须部族,和定居在位于洛丹伦大陆中南部艾瑞峰(AeriePeak)的蛮锤部族。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铜须和蛮锤两部一直保持着和睦相处,并在南北大陆之间合力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拱桥名为萨多尔(Thandol)。

  狮鹫骑士库德兰来自北方的蛮锤部族。自该部族北上来到洛丹伦大陆,并最初在位于东部的辛特兰(theHinterlands)森林定居之后,便开始逐渐亲近大自然且与当地的狮鹫成为了朋友。后来矮人们将这些狮鹫驯练成可供乘骑并可用于作战的动物。

  矮人库德兰是一名勇敢的狮鹫骑士。为保护洛丹伦海岸免受龙喉氏族的侵扰,库德兰率领狮鹫骑士们与红龙族作战。当时龙喉氏族利用邪恶的神器恶魔之魂控制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红龙族上下不得不听从兽人术士耐克鲁斯·碎骨者的差遣与联盟为敌。

  面对强敌,库德兰从容应对:前后一共击杀九只红龙。从那以后,库德兰为狮鹫骑士在联盟中赢得了极高的声誉,成为名噪一时的空中霸王。

  库德兰一直效忠于他的部族。后来跟随联盟的远征军同往德拉诺。与圣骑士图拉扬、师卡德加和战士达纳斯,以及高等精灵艾蕾利亚·风行者的命运一样,库德兰很可能死于大灾变中。

  新资料片中库德兰没有死,他的蛮锤要塞依然屹立在影月谷,与伊利丹的军团和恶魔奋勇抗争 远征军指挥官达纳斯·托尔贝恩

  达纳斯.托尔贝恩是激流堡的民兵队长。由于在抗击部落入侵时,尤其在解放卡兹莫丹的战役中表现出色,而得到提拔。在黑暗之门被毁战争结束之后,达纳斯曾一度住在新建的暴风城中,同时负责管理俘虏收容所的工作。由于战争致使收容所内拥挤不堪,出于安全的考虑,于是联盟将那里的兽人俘虏押送至位于洛丹伦大陆南方的更大的德拉霍监狱。后来一个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人类中尉被任命为德拉霍监狱的新殿狱官。

  当耐奥祖再次打开黑暗之门后不久,兽人们围攻了艾泽拉斯的前哨耐瑟加德要塞。达纳斯奉命率军击退兽人的进攻。不过这只是耐奥祖的一个巧妙的迂回战术。当达纳斯的主力与部落军队在耐瑟加德要塞激战之时,另一股由兽人和死亡骑士组成的奇兵偷袭了新暴风城。最终,不仅盗走了麦迪文之书,此外还夺获其它神器。

  虽然后来达纳斯击退了兽人的“正面进攻”,同时耐奥祖也满载而归。不久后联盟组织了一次大规模反击。达纳斯随由圣骑士图拉杨和师卡德加领导的远征队,穿越黑暗之门来到红色的德拉诺世界,联盟与部落之战再次拉开。后来达那斯和其他几位英雄一样在黑暗之门爆炸前选择了留在德拉诺大陆,爆炸后生死不明。五位英雄的雕像被永远的树立在雄伟的暴风城门外。在目前的版本中,达纳斯已被证明生还。他和由他领导的民兵组织“洛萨之子”目前驻扎在德拉诺地狱火半岛的荣耀堡中。在得知激流堡的陷落及索拉斯.托尔贝恩公爵的战死后,他发誓将夺回激流堡,重现当年的荣耀。

本文链接:http://chefroland.com/huolijizhong/515.html